巫城記1 梅律辛pdf

满堂彩
满堂彩
满堂彩
11025
文章
1697
評論
2020年10月8日21:06:16 評論 48

巫城記1 梅律辛 作者:(美)莎拉·莫奈特

巫城記1 梅律辛 出版社: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

巫城記1 梅律辛 內容簡介

主角之一的費利克斯是個巫師菁英,出入於宮廷,備受尊敬。實際上他有著黑暗卑微的過去。在他的真實身份被揭穿後,費利克斯前去向他的魔法導師馬爾卡求助,不料馬爾卡其實是敵國拜斯申的間諜。他利用費利克斯摧毀了長久以來保護巫城的魔法護符“沃圖石”。身心受創的費利克斯陷入瘋狂。

另一個主角麥爾德魅是盜賊兼刺客。他曾是訓練有素的殺手,殺掉一個巫師之後,卻換來了死亡詛咒。隻要接近梅律辛的權力中心米拉多,就會登時暴斃。一連串的意外逐漸引導他走向費利克斯。在命運的驅使下,這對難兄難弟計劃逃離巫城,卻發現他們都不記得自己當初是怎麽來到這裏的……

巫城記1 梅律辛 精彩文摘

麥爾德魅

我們在白天第十小時到達了赫爾邁厄尼,下午剩下的時間一直到處找著那幫魔法師。我能想出很多我寧願做的其它事情,比如拿把鉗子把自己的腳趾甲往外拔,但我是梅弗森遠征隊中的雇員,而且塔裏那東西把他嚇得那麽厲害,對任何人都不會有好處。

我們問的第二間旅店的接待員聽說過有魔法師在赫爾邁厄尼,也願意告訴我們。他說他們待在一個叫“深紅猿”的地方。“深紅猿”是家廉價旅舍,那兒的姑娘說她聽說魔法師們都住在“龍之寶庫”,那地方在赫爾邁厄尼算是家高級旅店。於是我們走過了半個赫爾邁厄尼——我們瞧見了那座高過房頂的巫師之塔,梅弗森叫我們繞遠路,確保我們根本不會靠近它。在“龍之寶庫”,他們說登記冊上沒有什麽魔法師,但我們的朋友有可能在“玫瑰叢中的凱米拉”裏,我們可以去那兒問問。

“太陽快下山了,”我們出來走到人行道上,伯納德說。

“是啊。”梅弗森說。

“我隻是在想這還要多久。”

“我不知道,伯納德。直到找到他們為止。”

他們倆都看著我。“怎麽?”我說。

“沒事。”梅弗森說,“怎麽走?”

“這邊,”我說。我想向他指出我對這地方跟他們一樣陌生,引路的幹嘛非得是我?但我聽接待員講過了方向,知道該怎麽走。我可不會幫伯納德找理由吵架。

往東走四條街就到了“玫瑰叢中的凱米拉”。它有兩層樓高,又大又亂——整個城市就像趁它沒注意的時候偷偷躲到了它背後。我喜歡這地方。

這次的接待員顯出了敬畏、緊張又不開心的表情,說:“哦,是的。你是想跟維多利亞夫人說話,還是湘儂公爵?”

梅弗森揚起了眉,但他立刻就掩飾住了,說:“我不知道湘儂公爵也來了。”語氣就像有什麽愚蠢的人——比如伯納德或者我,肯定是忘了告訴他。“我想找維多利亞夫人。”

“是,先生,”接待員說,“你可以先去會客室等著,我會派個人去叫……去問問她是否有空。”他左右張望的樣子告訴我了兩件事。首先,他除了自己以外沒別人可以使喚;其次,“玫瑰叢中的凱米拉”以前從未接待過像這次這樣的高級客人,而起碼這個接待員正使勁祈禱以後不會再有第二次了。

於是我們就進了會客室,梅弗森坐下來放鬆地呼了口氣,伯納德坐到他旁邊。我走過去看著窗外,想找個好借口離開——我是說,不能跟窗玻璃似的讓梅弗森一眼就看穿,免得他問我到底是為什麽。更別提不能讓伯納德笑得肚子疼。

我還沒想出任何借口,一個聲音說:“我想是你有事要見我?”我轉過身,第一次近距離地看清了維多利亞·特維瑞亞斯。她個高肩寬,膚色黝黑,長著特維瑞亞斯家族那種方形的寬下巴,還有濃厚的眉毛。她長得不難看,可她看上去就是像個挺低級的女神,還注定了要折磨人。意識到她身邊的金發男子是誰也沒能讓我感覺好點。那家夥比她幾乎漂亮一倍,個頭稍微矮一點——他肯定是湘儂·特維瑞亞斯,金色婊子唯一的孩子。

操,我心想,因為我沒別的事可幹。我等著看梅弗森怎麽走下一步棋。

他把自己從椅子裏拖起來,拄著拐杖盡量優雅地鞠了個躬,說:“夫人,謝謝你來見我。”

“我很忙。”她說,我意識到她臉上的烏雲是因為別的什麽事。“所以如果你能快一些,先生……?”

“梅弗森·馮希伯,”梅弗森說。“我是弗雷桑詹學校的一名巫師。”

“預言者。”維多利亞夫人說,微微揚起了眉。

“是的,夫人。作為一名優秀的卡波琳巫師,你是否完全否認我們方法的有效性?”

她想了一會。我注意到她一旦知道他也是個魔法師,就不再介意他會占多少時間。“就我所知,弗雷桑詹學校並不散播異端學說。”她想到什麽,翹起了一邊嘴角,“這能算是你想要的安全通行證麽?”

“足夠了。維多利亞夫人,我是來警告你的。”

“警告我?警告我什麽?”

“有一個——”梅弗森說,但他沒再繼續,因為就在這一刻湘儂公爵看見了我——不僅是注意到我在房間裏,我是說,而是確實看見了我的臉。他差點沒暈過去。

“維姬!”他說,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“什麽?”

“那個,那個——你是誰?”

“我?”我說。現在維多利亞夫人也盯著我,我看見她做了個驅魔的手勢。

“有什麽問題嗎?”梅弗森說。

“沒有。”維多利亞夫人說,但我們都知道她在撒謊。“有個……這相像性實在……湘儂,你覺得這有可能隻是個巧合嗎?”

“不。”湘儂公爵說,“你的頭發是染的嗎?”

“我希望是,”我說。梅弗森明白了我的意思,給了我半個微笑。

“這是什麽詭計嗎?”維多利亞夫人說,聲音像把尖刀。

梅弗森說:“恐怕我們都完全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“我們現在就把事情弄清楚。”維多利亞夫人說,“叫費利克斯來。”

湘儂公爵走了。梅弗森說:“費利克斯·海若門?”

“好像你不知道似的。”她說,看他的眼神冷得足以令熟玉米枯萎,“坦率地說,我本來以為撒迪厄斯的猜想不值得考慮,不過是妄想和歇斯底裏罷了,但這實在已超出了我能接受的範圍。馬爾卡付了你多少錢?”

“馬爾卡?”梅弗森說。我從沒聽他用過這種語氣,就像有隻油鍋正在他頭上快速加熱似的。

她也聽懂了他的語氣,而且她肯定知道要裝出這種“你他媽到底在說什麽”的徹底困惑有多難,因為她現在看起來也挺困惑。她說:“但這絕不可能是巧合,你突然出現在這裏,帶著個……你到底想告訴我什麽?”

如果我是梅弗森,我會想要撒謊,但我知道最好別,他也知道。他非常直接地說:“巫師之塔裏有個範特姆。”

“你還想讓我相信這不是個詭計!”

“我向你保證,其中絕對不存在任何詭計。”梅弗森說,這時湘儂公爵回來了。

他不是一個人。還有兩個中等身材的凱克若匹亞人,而且神靈啊,如果眼神能夠殺死人,他倆能在一次心跳的時間裏就解決掉對方。他們身後還有個個子更高的人,然後其中一個凱克若匹亞人——他長得像我為監養人幹活時打過交道的那些走私販——抓住後麵那家夥,把他拖到了前麵。我明白為什麽維多利亞夫人跟湘儂公爵看起來跟見了鬼似的了。

那不是我的臉。我是說,那是我的臉——一樣死人白的皮膚,一樣傾斜的眉毛,還有算上我的傷疤也長得一樣的嘴型,但他的顴骨沒我高,也沒人打斷過他的鼻梁。還有他的眼睛……我還沒意識到我的手在幹嘛就做出了個驅魔的手勢,因為他是個斜眼。他的左眼是黃色的,像隻貓頭鷹,也像故事裏的三陵人。他的右眼是一種蒼白朦朧的藍色,看起來甚至不像人類。這就是為什麽我知道,長得像我的這家夥就是費利克斯·海若門。

過了片刻,我開始注意到其它細節。他比我高了半尺,而他的手——跟我一樣手指很長——嗯,米拉多的刺青很耀眼,從指關節一直延伸到肘部。他是個魔法師沒錯。就算下著雨,你也能在一裏以外就認出來。他的頭發淩亂卷曲,剪得非常糟糕,那紅色比我的還深。

我不太清楚該怎麽解釋他盯著我的眼神,更不知道該怎麽解釋他。我是說,他就是那個打碎沃圖石的怪物,可他看起來不像個怪物。老實說他看起來嚇得半死,我覺得他是害怕其他巫師。這讓我覺得下城所聽到的並不是全部的事實。一向如此。

“我想你的頭發不是染的吧,”我說。

我的聲音讓他驚縮了一下。

“嘿,”我說,“沒事的。”我終於明白了他盯著我的眼神。他看起來像個剛被監養人買下的小孩,就像他看到的一切都很陌生,並且很可能很快就會有人打他了。這種表情我看見過很多次,但從沒在一個成年人臉上看到過。我不管他幹了什麽,沒人該有這種表情。“我是說,我希望沒事。”

“費利克斯,”維多利亞夫人說,“這個人是誰?”

他畏縮的目光從我轉向她,又轉回我身上。“我不知道。”他說。我完全沒想到他的聲音比我的還高,而且他的說話方式相當高級,元音什麽的。凱斯啊,我想,因為我能看出他有多怕他們,我從沒想過魔法師還會害怕魔法師。我是說,除了波菲瑞亞·萊萬特跟布林威利爾·斯崔持那種人之外,但是是個人就會怕他們。

“這位巫師呢?”維多利亞夫人說,衝梅弗森做了個手勢。

費利克斯·海若門怪異的眼睛轉向梅弗森,但我不覺得他看見了他。我不知道他看見的是什麽,但我打賭跟噩夢差不多。“我不知道。”他又說了一遍。

“他也說塔裏有個範特姆,”維多利亞夫人說,“恭喜你們講的故事都一樣。”

“你看見塔裏有個範特姆?”梅弗森說,像隻貓一樣撲向整段對話裏總算有點意義的部分。

費利克斯點點頭,我注意到他縮起了肩。我知道他是覺得自己會挨打。

維多利亞夫人嗤了一聲。另一個凱克若匹亞人——他看起來一半像銀行職員、一半像唱詩班男孩——說:“夫人,請你原諒,但你覺得這‘故事’是什麽時候編出來的呢?”

“什麽?”維多利亞夫人說。

“費利克斯什麽時候有時間和人一起編出這麽一個故事的呢?而且我們已經用咒語證明了那個東西的存在,你為什麽還要堅持稱之為故事呢?”

“尤塞畢安巫師的咒語。”她陰沉地說。

“夫人,”凱克若匹亞人說,好像就要說出什麽話裏帶刀的東西。梅弗森飛快地說:“我向你保證,我可以許下任何你想讓我許的誓言,我以前從未見過費利克斯·海若門,也不認識你所提到的另一個人。”

“那他又是……他叫什麽名字?”

“麥爾德魅。”梅弗森說。

她等了片刻。“就隻是‘麥爾德魅’?”

“對,夫人,”我說。我不喜歡跟件家具似的被人討論。

“你對此又怎麽解釋?”

“沒解釋,”我說,“他雇了我。”

“為什麽?”她對梅弗森說。

他已經想到她會這麽問,因為他沒猶豫什麽的。“我相信他擁有一些能夠幫助我的特定技能。恐怕這隻是一場巧合。”

他撒謊撒得挺好,但現在我知道是怎麽回事了,又能看著他的臉。我覺得我最好記住他的說法。我倒不是怪他。米拉多也許沒覺得預言是邪教,但他用來召喚我的咒語就不一樣了。而且現在的氣氛就好像他們想找個人衝他扔石頭。我又看了看費利克斯,想起梅弗森說尖頂牌代表著替罪羊。

我沒法解釋我為什麽會說下麵一句話。我是說,我知道我遲早會那麽說,否則我的好奇心就會殺死我,但我不知道我他媽為什麽這麽著急說出來。可能是覺得魔法師們已經準備好了要扔石頭,或者開始咬人。我說:“費利克斯,你母親是叫梅索妮麽?”

他看向我,這次我沒再做驅魔手勢,但我的手指還是抽搐了一下。沒那麽糟,我告訴自己,雖然我是在撒謊。不僅因為他是個斜眼。你能從他的眼睛裏看出他已經瘋了。那感覺可不怎麽樣,被他那麽看著。

“梅索妮?”他說。他不能肯定自己聽懂了我的話。

“對。你母親的名字。是叫梅索妮麽?”

長長的一陣沉默。他的臉變白了,又變紅了,最後低聲說:“是。”

“靠。那我們就是兄弟了。一半的兄弟,我是說。”隨便哪個有名望的賭徒都不會賭我們擁有相同的父親。

“一半的兄弟。”他說。我真覺得他有一瞬間要暈倒了。這個嘛——我是說,我知道我這人沒什麽可讓人高興的,但我也沒想到有這麽差勁。

“有意思。”走私販模樣的凱克若匹亞人說,他根本就沒這意思,還讓費利克斯驚跳了起來。“但我們能不能回到更重要的事上,比如——”

“你們塔裏的範特姆。”梅弗森說,語氣還算友好,但裏麵的尖銳足夠讓我知道他也不喜歡那個走私販。

“根本就沒有範特姆!”走私販喊,“它們隻是神話故事,用來嚇唬小孩的妖怪!”

“你知道不是。”唱詩班男孩-銀行職員說,然後換成了凱克若匹亞語。我懂一點凱克若匹亞語,但我聽不太懂他們的爭吵,因為說的都是魔法師那一套,我可從來沒接觸過那方麵的詞我。但我注意到走私販有米拉多的刺青而唱詩班男孩-銀行職員沒有,我想我還是能明白個大概。我更感興趣的是費利克斯躲到了一把椅子後麵,雙手緊攥著椅背,就像怕它會突然甩開他似的。

然後維多利亞夫人說:“先生們。”

兩個凱克若匹亞人都停下看著她。

她說,緩慢謹慎得就像在踩著搖擺不定的石頭過河:“最近有實證向我們表明,卡波爾的教義裏可能有一些……不準確的地方。在這件事上,我已經不知道該相信什麽了。所以我想知道:有沒有什麽咒語,什麽方法,可以用來準確判斷塔裏到底有沒有什麽東西?”

“沒有這種——”走私販說,但梅弗森大聲說:“有。”

維多利亞夫人看著他。她根本沒理那個走私販,就跟他是支吹熄了的蠟燭似的。

“我知道三種可以滿足你要求的咒語。我想這位凱克若匹亞的先生——”他衝唱詩班男孩-銀行職員點點頭。後者鞠了一躬說:“吉迪恩·斯瑞克西奧斯。”

“我想斯瑞克西奧斯先生,”梅弗森繼續說,“也知道幾種同樣有效的方法。既然你們懷疑我的誠實,我建議我們分別使用各自的咒語,由你作出最後的判斷。”

一陣沉默。魔法師們互相躲避著彼此的目光。

“怎麽了?”梅弗森說。

“我已經像你建議的那樣做了,”吉迪恩·斯瑞克西奧斯說,“今天早上。”

“結果?”

“很明確,”他說,臉上淡淡的不快微笑讓他一瞬間看起來既不像唱詩班男孩,也不像銀行職員。“那之後我們就一直有著學術上的分歧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梅弗森說,“維多利亞夫人?”

“馮希伯先生,”她說,“我會召集起我們這邊的其他巫師到場旁觀,請你使用你所知道的咒語。我相信克洛了解一些弗雷桑詹的理論,他會判斷咒語是真的在做你所說的事,還是隻是個幻象。”

“我很樂意。”

她衝他稍微點了下頭,說:“請隨我來。”

所以我們就跟著,伯納德緊跟著梅弗森,我在他們後麵。我注意到費利克斯落在後麵,他把頭發從臉上撥開時手還在顫抖,所以我也留在後麵跟他一起走。

我沒那意思,但我能看出我還是讓他很緊張。過了片刻,他爆發出來:“你想幹什麽?”

他說這話沒有惡意。他隻是真的不知道,而且嚇壞了。我逐漸明白他這樣害怕已經有很長很長時間了。我說:“我沒想嚇你。”

“哦。不,不是……我隻是……”

“我發誓,我沒長的這麽凶我。不會咬人什麽的。”

“我沒……我不能……”

“不能什麽?”

“過去。”他說。然後他閉上眼睛深吸口氣,說:“你真的認為我們是兄弟?”

“有兩個紅頭發妓女都叫梅索妮?除非你知道什麽我不知道的,否則我覺得,是啊,我們是兄弟。”

他臉紅得跟龍蝦似的,趕忙說:“不。不,我肯定……可是,她死的時候你多大?”

“凱斯啊。四五小紀吧,我想。但我三小紀的時候就被賣掉了,所以不像是……”我不確定不像什麽,就沒說完那句話。

他在樓梯底部停住了,其他人都走進了一扇門,我們還離得挺遠。他的目光集中到我臉上,一瞬間,我看出了他如果在米拉多的食物鏈頂端而非底部會是個什麽樣子。我不由往後退了一步。“你多大了?”

“差不多三塞了。”我算了算,“二十,我猜,按高級曆法算。你呢?”

那種銳利一下子不見了。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今天是什麽日子?”

“霜月九號,二零-二-五,”我說,“但這幫不了你什麽。”

“是啊。”他說,幾乎是微笑了一下,“我想我應該快二十七歲了。我得問問吉迪恩……晚些時候。”他搖了搖頭,想把什麽東西搖回原位似的,那種銳利又恢複了一些。這次他真的微笑起來,但那笑容一點也不友善,是就要陷害誰的那種微笑。“告訴我,弟弟,在職業方麵,你是做哪一行的?”

“現在是給魔法師跑腿。”

“塞巴若斯·克雷塞特死的那一年夏天,你又是做什麽的?”

這句話完全擊倒了我。我連句謊話都想不出來,反正我根本也瞞不了他。他知道。魔法師總會知道這種事情。

他說,就像這話又普通又有意義似的:“你被一堆刺包圍著。”

我還沒來得及追問下去,問他那種破話是什麽意思,走私販模樣的魔法師就探出了頭,說:“費利克斯,你來不來?”

我看見他的表情垮下來。那種銳利不僅是沒了,而是被徹底碾碎了。是啊,他剛才是在戲弄我,但現在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麽,明白了他是怎樣在努力躲開這種……這種……我不知道該用什麽詞。我猜澤佛爾會知道我想要的詞,但我隻能說,我明白了他受到的傷害有多重,明白了那比傷害更糟,就像被滾燙的烙鐵和施刑者和其它一切一起折磨著,所有這些都在心裏,而且那種施刑者你殺不死也講不了道理,一點辦法都沒有。它就在那兒。

他的肩膀耷了下來,突然就不再跟人有任何眼神接觸了。他全身繃緊地從我身邊走過去,別的什麽反應都沒有,但我緊跟在他身後,那個走私販就沒能把我關在門外。不管我在這兒遇見的到底是什麽,我都還沒想要放開它。

满堂彩:巫城記1 梅律辛pdf

繼續閱讀
資源地址:用心發表評論,回複即可查看(字數限製至少10字以上)。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掃一掃加好友
  • weinxin
  • 微信公眾號
  • 掃一掃關注
  • weinxin
九州幻想 驚蟄pdf 魔幻

九州幻想 驚蟄pdf

九州幻想 驚蟄 作者:今何在,潘海天 九州幻想 驚蟄 出版社:萬卷出版公司 九州幻想 驚蟄 內容簡介 《九州幻想》作者盤海天講述一段驚心動魄的傳奇,發人深省。據說瑞士仍有世界上密度最高的鐵路網,其實統...
幻行天下 鏡中少年 下pdf 魔幻

幻行天下 鏡中少年 下pdf

幻行天下 鏡中少年 下 作者:肖晨 幻行天下 鏡中少年 下 出版社:遠方出版社 幻行天下 鏡中少年 下 內容簡介 父親要再婚了,對於習慣單親家庭的龔天離而言無疑是個不值得慶賀的消息,然而這個突如其來的...
火天車之馭蛛之魔pdf 魔幻

火天車之馭蛛之魔pdf

火天車之馭蛛之魔 作者:火天車 火天車之馭蛛之魔 出版社:東方出版中心 火天車之馭蛛之魔 內容簡介 這是一個純粹的玄幻世界—— 很久很久以前,世界處於黃金時代。神、人、動物都擁有黃金之血,而且不分等級...
我看見夏天在毀滅pdf 魔幻

我看見夏天在毀滅pdf

適讀人群 :大中專學生 青春小說愛好者 海作協零姿態寫手黑馬人物 90後實力派作家徐暢 魔幻現實主義小說集 書寫“小時代的大傳奇”
匿名

發表評論

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